20、爱的单向镜

小说:易感期的A很爱哭 作者:框茨
    失控

    那半块苹果放过了头, 外皮氧化成褐色,被丢进垃圾桶里,谁也没有获得。

    “这段时间让他安心修养, 工作的事情我会安排好。”

    在alpha醒来的那个中午,黎泽珏离开了,只是给助理发送了便签的内容,就离开了医院,期间没有回头和病床上的何明哲对视,就像是在躲避什么一样。

    装作只要不去看,就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的样子。

    只不过是自欺欺人。

    beta并不习惯对方的低声下气,也并不知道该如果做出回答, 酝酿了一周的时间才准备好的疏离,却被对方恳求,他害怕再呆下去,自己会动摇会改变, 那正是他害怕的东西。

    黎泽珏是墨守成规的平凡,何明哲于他而言, 与未知的世界等同。

    或许对方喜欢他的平静温和, 但这些都会改变的,只要他真正的爱上一个人,都会变得嫉妒、易怒、若即若离, 娱乐圈里有很多对恋人都有美好的开头,或是巧遇或是日久生情,每当人们陷入进那段热潮, 都觉得是小说映照的现实, 都不自觉的设想着未来。

    但又有多少, 能够真正的走到最后呢?

    几乎是接近于零的低比率。

    大部分人最后与之相伴一生的, 都不是让他们心动的那个人,最初的爱意苦涩,很少人能够品味,人们都会在不断的尝试中把握住适宜自己的尺度。

    黎泽珏原本准备这辈子就当个不婚主义的工作狂,他并没有优秀到对方能够托付一生的程度,无论是哪一种性别,他都没有什么自信能够达到对方的期许,或许是beta隔绝在信息素的世界之外,他也并没有对后代有所在意。

    这个社会被塑造的并不完美,甚至在许多阴暗面藏着蛇鼠,没有人知晓孩子是否愿意来到这

    样的世界,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合格,因为,改变永远无可避免。

    世界会改变,爱人也会改变,明明黎泽珏很明白永远无法得到稳定的标准,但依旧抱着不可能的希望,因为那也是他的借口,让他龟缩在自己安全区的蹩脚借口,追逐着不可能获得的一切,不抱希望,也就不会有失望。

    他没有回到平层,而是直接驱车到达公司。

    有时候高强度的工作,也会是自我麻痹的一种方法,黎泽珏身上是闲适的服装,但却一丝不

    苟的处理着文件,秘书知道他的习惯,工作是黎泽珏压力的来源,也会是他压力的宣泄口,有些用力的下笔,差一点就要划破质量上好的纸张。

    “这段时间辛苦了,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吧。”

    beta对秘书说,“这之后我会在公司的,不会再有这样麻烦的事情了。”

    他依旧会认真安排好alpha的工作,但这期间必然会经历中介的传达,他们之间依旧只隔着透明的玻璃,但却会因为他的所作所为,成为一面单向镜。

    只要习惯变回原来的样子就可以了。

    他说服了自己。

    但不受控的闲暇时间,却伸手拿起了手机

    “还真是意外,能在这遇上熟人。”

    因为排班原因负责夜间巡查的洛韩宇发现某个单人病房里躺着的是由他检测确认的白狮子的时候,感觉这个世界真的是蛮玄幻的。

    “锁骨骨折。”

    看了一眼病例本,蛇类alpha有些惊讶,“你被人拿铁棍敲了?”

    越高等级的alpha各项素质越强劲,军队中也会根据等级分配部队,天赋好等级又高的alpha

    甚至有和墙壁一样的防御机制。

    虽然大家都是肉做的,但是被冻得梆梆硬的还是比较不一样的。

    “工作的时候不小心摔下来了。”

    何明哲看着窗外,虽然只能看到拉下来的百叶窗,随口回答。

    洛韩宇点点头,低头在记录本上登记实时数据,刚合上本子,就发现原本蔫了吧唧的人突然扭头盯着他。

    虽然蛇和狮子某种意义上是平级的,但那大部分体现在毒液的问题上,无缘无故的被这样盯着,免不了让洛韩宇有些不适应,同为alpha的直觉告诉他,何明哲应该想问些什么。

    “你和黎总很久之前就认识吗?”

    听到这句话,洛韩宇给气笑了,很好,认识了几年的老朋友这段时间一直询问他何明哲的问题,等轮到何明哲,就一个劲的和他聊黎泽珏的问题。

    他突然能共情几年前的beta了,那种夹在两个人中间充当传话筒的无力感,让人有种想大声告诉他们,这个世界上有一种高科技,叫做手机。

    到底是有什么不能说的非得逮着他本人出现的时候再问。

    作为相互之间有约定的alpha,何明哲也不是没有他的联系方式,更别说黎泽珏那家伙了。

    “你们两个人啊”

    夜间加班本来就不是很愉快的事情,洛韩宇感觉自己的嘴角在抽搐。

    “或许,比起在我这旁敲侧击问东问西,你可以,拿起你的手机,问问他本人。”

    蛇类alpha用一种难以言喻的眼神,伸手指了指何明哲边上的手机。

    “他不回我的信息。”

    “难道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方式吗。”

    洛韩宇感觉看到了原始人一样,“电话和视频是被发明来干什么的,沟通啊!”

    自从开始发疯,他觉得自己的精神状态越发稳定了。

    给两个止步不前的人指了一条明路,事了拂衣去,他今晚的工作还没结束,作为一名持证上岗的好医生,他的时间可不是留给为爱所困的小年轻的。

    再次回到安静环境的何明哲重新开始了沉思模式,锁骨处的疼痛还有不小的存在感,何明哲回想着今天的种种,突然出现的beta是让人惊喜的,但说出的话又是让人伤心的,他连反应都做不出来黎泽珏就离开了。

    活了二十六年第一次确定喜欢这种情感,还没有付出行动就被敲定未来一定会改变的印章。

    白狮子alpha连皮毛都变得暗淡了一样,看着周围惨白的墙、身上惨白的被子和没法用力的

    自己,感觉自己被埋在白色的世界里一样,但是这次不会有人给他安心的感觉。

    让他觉得自己像是被丢掉一样的无力感重新卷土重来。

    已经取得一小部分成就的alpha比几个月前拥有了太多东西,不断增长的存款、扩大的粉丝基础、不被怀疑的报告还有真正作为模特儿的身份,但他太贪心了,在短暂的退缩过后想要再往前一点点。

    结果就踩中了雷区。

    鼻子一酸,失眠的alpha就看着天花板掉眼泪,因为没什么声音,所以看上去格外悲怆。

    叩叩叩

    去而复返的洛韩宇手上提着什么进来,放在病床边上,看上去很无语的样子。

    “有人让我带给你的,等明天你助理来了让他帮你。”

    漂亮的盒子,扎着丝带,里面是定制的低糖曲奇。

    眼睛里的泪要掉不掉的,何明哲眼睛睁大了一些,像是看到了希望一样。

    “是他吗?”

    “不知道。”

    平时挂号都挂不上的专家在今晚上两次成为别人play的一环。

    “我一定是疯了”

    黎泽珏自己都莫名其妙,前脚说了那些话,后脚又主动送了东西过去。

    他的大脑像是停止工作了一样。

    夜半的办公楼里只有他的办公室亮着灯,害怕又渴望,懦弱又激进,或许他应该过去为不体面的离开道歉,又或者是取回莫名其妙的礼物?

    无论是哪一种想法,他设想的目的地始终只有一个地方。

    【人都会渴望爱的,无论那种感觉多或是少。】

    秦少寒的话,好像也适用于他这个beta。

    摁灭办公室的的灯光,借着手机的微亮来到电梯前,看着红色的数字跳动,却没注意到作为公共设施配备的信息素检测仪的数据也不断的上升。

    叮咚

    电梯门缓缓打开,亮光吸引beta注意的同时,血腥味混杂着高浓度的信息素溢出,检测仪也爆发出巨大的声响。

    alpha的本能,在受伤的时候,会爆发出强大的保护极致,何明哲坠落的时候是这样,那么他如今也可以这样,信息素浓度将他的身体素质调整到最完美的时候,身上还穿着病号服的alpha,左手往下滴着血。

    “怎么受伤了?!”

    黎泽珏没空注意检测仪的问题,他上前想要查看何明哲的伤口。

    却被走出电梯的alpha抓着手腕步入黑暗的办公楼里,炙热的温度和粘腻的血液是beta能感知到的。

    “礼物,我收到了,谢谢您。”

    被猛兽盯上的条件反射让黎泽珏想要后退,逐渐被逼进角落,他听到何明哲这样说。

    “我不知道为什么”

    “我知道。”

    在毫无亮光的空间里,他们反而像是突破了单向镜的束缚。

    “一点点机会,就一点点就好。”alpha抓着他的手贴在自己的侧脸,黎泽珏感觉自己能触碰到眼泪的存在,“求您。”

    “哪怕我会让你失望?”黎泽珏的犹豫,根源来自于他的不自信。

    “我不会失望,如果您害怕我的改变的话。”

    何明哲将搭在侧脸的手移动到胸口前,beta感受到心脏的跳动。

    “那一天真的到来的话,您可以把我丢回垃圾堆里。”

    “也可以把我扼杀。”

    他喜欢着那个对象有所松动,那么就绝对不能让他离开。

    那吵闹的浓度计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忆白书屋,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s://www.yibais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